文艺男神伊桑·霍克:做导演,要找到自己的声音
头条

2019-12-04 00:00:00

文艺男神伊桑·霍克丨从演员到导演,找到自己的声音



我和理查德合作了三五部电影了,也跟阿方索·卡隆以及其他的一些大导演合作过。
 
我会观察他们是如何工作的,比如说阿方索非常关注电影的色彩,非常看重影像的作用。而理查德则是另外一种,他觉得影像的功用被夸大了。他认为影像其实只是开胃菜而不是主菜,它不是电影的主体。
 
他们的喜好都有他的正确之处,就是色彩、影像还有其他的元素,都有它的功用,但是我需要找到我自己的声音。

美国著名演员伊桑·霍克以《死亡诗社》、“爱在”三部曲(《爱在黎明破晓前》《爱在黄昏日落时》《爱在午夜降临前》)《少年时代》等作品而深受观众朋友的喜爱。近年来,在表演、编剧、写小说和演舞台剧之外,他也越来越多地从事导演和制片工作。
 
12月2日,伊桑·霍克受邀参加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在“大师嘉年华”单元分享了自己的从影经历和创作感悟。活动主持人是电影节选片人巴里·萨巴斯,参与提问的,还有孙傲谦、滕丛丛、王翀、肖洋、张栾等青年导演。


伊桑13岁就出演了电影,继而感受到,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有魔力的职业,而后《死亡诗社》的成功,让他得以将之作为一生的事业。“爱在”三部曲跨越18年,《少年时代》跨越12年,对于这两段传奇而又浪漫的拍摄经历,伊桑·霍特表示:他和导演理查德·林克莱特之间建立了神奇的联系与默契,感觉这一切都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一件事情。他们的关系,也不会随着时间发生剧烈的变化。
 
除了表演,伊桑·霍克也自己编剧并执导了《最炎热的国度》《留住心醉一首歌》,在本场活动中,他也聊起了做导演的经历。
 
以下整理自讲座实录:


Q:实际上您13岁时就开始表演工作,具体是怎么样开始的呢?
 
伊桑·霍克:是的,我13岁就开始进入电影行业(表演行业)工作,当时我是在当地的一个剧院工作,有很多年老牌演员会在里面表演,他们一直在聊信仰、艺术等等,以及一些生活相关的话题。
 
当我在看他们排练的时候就感到非常惊讶,怎么可以有这样的工作,可以穿着非常完美的服装站在舞台上进行演出,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理想的、梦想中的工作。所以从那之后,我就开始对表演行业、电影行业着迷,因为我觉得它们是非常有趣的行业。
 
对于我来说那一次的经历是非常宝贵的。实际上那部电影并没有大获成功,但是它教了我很重要的一课。因为我们当时花了很大的精力去演,但是没有人喜欢看,所以你可以看到,即便你花了再多努力,也不意味着那个结果会如你所期。
 
几年后我回到学校,同时参与了一部电影的拍摄,叫做《死亡诗社》。那次经历非常特别,有非常多的年轻演员参与了那部电影,而我在里面饰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最后这部电影在世界上大获成功。

《死亡诗社》

那部影片的制片人是彼得·韦尔先生,我非常希望大家能去了解他。他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位领路人。
 
《死亡诗社》之后,他的作品《楚门的世界》也非常成功,《目击者》也是,所以他有很多成功的作品。我觉得他很成功的一点是,不仅能够导演出非常有艺术价值的作品,同时能够让它们具有商业价值、与观众进行深度对话。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能发现他电影的深情之处。
 
Q:第一次见到理查德·林克莱特是什么时候?
 
伊桑·霍克:我第一次见他时,他还非常年轻,不是很出名,但代表了新一代声音。那个时候我已经拥有了自己第一家戏剧公司,而理查德的第一部电影还没有面世。他来我的剧院看了我的演出,然后我们就聊上了。在过去13年当中,我们一直是好朋友。
 
Q:想请您聊一聊“爱在”三部曲的制作过程。
 
伊桑·霍克:在制作“爱在”三部曲时,理查德希望我们演员能够参与到编剧工作中,以及其他相关的工作中去。
 
因为在电影拍摄前的准备过程中,他说的那些工作是非常有挑战性的。

《爱在黎明破晓前》

 
Q:每拍完一部,有没有讨论续集?
 
伊桑·霍克:实际上我们事先并没有任何拍摄计划,只是说要开始制作,然后就开始着手这样一部电影。我们之间建立了神奇的联系与默契,但我开始表演之后,感觉一切都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
 
实际上还有一部电影《半梦半醒的人生》(2001)也是我和朱莉参与演出的,该片当中有非常多的场景,也是在随性、自然的状态下拍摄而成的。我们在拍摄过程当中就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说。《爱在黎明破晓前》拍摄完之后我们又拍了《爱在日落黄昏时》以及《爱在午夜降临前》。

《半梦半醒的人生》


Q:实际上你跟理查德的合作不仅仅有三部曲,还有《少年时代》。这是一部非常有名的电影,那能聊一聊拍《少年时代》时面临的挑战吗?
 
伊桑·霍克:当理查德跟我聊《少年时代》的时候,他说,这部电影需要拍12年,拍摄时间是非常长的。比如说我们从少年的12岁时期开始拍,一直拍到他的大学时期才停止。在这样一部电影当中,你能看到一个人整整12年的成长路线。你能看到他在12年当中不断进行的变化,我们是将时间作为轴线来创作这么一部电影。这对我来说是非常珍贵的一个机会。
 
当然要拍摄这样一部非常耗时的电影,想获得理想的财政支持就很不容易。

《少年时代》


Q:您还和是枝裕和导演合作了《真相》(2019)。
 
伊桑·霍克:这是一部非常好的电影,导演是日本人,但演员有来自于法国的,还有来自英美的。
 
和我一起出演的有凯瑟琳·德纳芙和朱丽叶·比诺什,她们是法国女演员。那个时候德纳芙刚刚从疾病中康复。
 
整个制作过程是非常艰难的。尽管我们都会说一些外国语言,而且法国的女演员会说更多语言,但我们也没有办法非常好地进行沟通。好在我们都非常热爱电影,所以会乐意去做更多的沟通。
 
然后我一直被问到,比如在《少年时代》和“爱在”三部曲里,哪些是即性演出,哪些是提前安排好的。是枝裕和导演也问了一些非常有趣的问题,所以当时我就知道,我们完全是心意相通的。
 
你知道一个人的智慧是能够影响其他人的,他就是一个非常有智慧的人,智慧的光芒不断地散发出来,我们也能够心意相通。然后在晚上的时候我就会进行一些即性的发挥,他们会给我这样的机会,也会非常仔细地观察我的表演。

《真相》

 
Q:您执导《留住心醉一首歌》时,有什么感受?
 
伊桑·霍克:我执导这部影片的理念是,无论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演员,还是最伟大的音乐家,你的工作都是一样的,就是要影响观众,让他们跟你心意相通,然后被你的工作所打动。那个时候我想要做一个关于音乐家的电影。
 
在之前的一部电影(《生为蓝调》2015)中,我非常努力地扮演一个音乐家。我意识到主人公对他的乐器是非常钟爱的,他的生活就是音乐。但我其实没有办法完全理解他这种对乐器的感情,也没有办法完全理解音乐,所以我当时觉得,演员应该教音乐家如何去表演,而不是相反的。
 
电影史上有非常多的影片是让真正的音乐家来扮演音乐家的,我觉得这样非常好,所以我就决定做《留住心醉一首歌》这部电影。它是关于乡村音乐人布雷兹·弗雷的故事,这位歌手并不是非常有名,但是非常有天分。

《留住心醉一首歌》

 
我当时觉得这部影片对世界来说,将会是一个非常大的贡献。我想做一部关于创作天分的电影,而不只是去拍一些名人,所以就想到拍一个大家没怎么听说过的歌手。
 
不过我当时挑选的主演是非常有天分的,他知道做一个演员必须要理解韵律,韵律也是表演的一部分。挑选他出演对我们来说也是赌了一把,因为他当时并不是非常有名。好在后来这部影片在圣丹斯电影节被提名了一个奖项(评审团大奖)
 
Q:我知道后来还做剧本改编的工作。
 
伊桑·霍克:我一直想要做一部非同寻常的电影,喜欢被我的电影惊讶到的感觉。我的一生都在跟艺术家们打交道,我有两位亲密的好友都是因为XD而去世了。所以我非常感兴趣去做一部关于如何创作、艺术天分是如何相互吸引的电影。
 
《留住心醉一首歌》这部电影非常美丽,同时非常能够疗愈人心。你看的时候会听到鸟鸣、花香,还有些爱情的元素。

 
Q:还想请谈一下您做的纪录片《西默简介》(2014)。
 
伊桑·霍克:它是我的中年危机之作。
 
我当时不太清楚要为什么而活,除了孩子之外,其实并不太知道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所以我开始在周围探索。当时的一个潮流是,青少年快速地成为大人,但是当你一旦长大成人,很多事情就突然间停止了。
 
比如说智慧是什么?我们人生的下一阶段是什么?这样的一些问题其实是没有被教给这些青年人的。
 
当你在20多岁的时候,可以教别人弹钢琴,可以不断地练习,然后成为更好的钢琴演奏家。你只能不断地前进,永远不会有最完美的境地。当我认识西默老师的时候,我意识到“传授”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想要成功地做成一件事情的话,你需要付出不断的努力。
 
Q:最近在执导《卡米诺实》(2021),有哪些电影人启发了你的创作?
 
伊桑·霍克:作为一名演员非常好的是,全世界的电影学院都可以教你怎么去剪辑、编剧本,但是不会教你怎么去表演。我希望大家,特别是年轻人能够听到我的这个建议。
 
有趣的是,当你看电影史的时候,你会发现像奥逊·威尔斯,还有其他一些非常有名的电影制作人,他们一开始都是演员。
 
我和理查德合作了三五部电影了,也跟阿方索·卡隆以及其他的一些大导演合作过。我会观察他们是如何工作的,比如说阿方索非常关注电影的色彩,非常看重影像的作用。而理查德则是另外一种,他觉得影像的功用被夸大了。他认为影像其实只是开胃菜而不是主菜,它不是电影的主体。
 
他们的喜好都有他的正确之处,就是色彩、影像还有其他的元素,都有它的功用,但是我需要找到我自己的声音。

阿方索·卡隆
 
Q:在制片的时候,面对大型商业片和独立电影,方法有没有什么不同呢?
 
伊桑·霍克:实际上我不论拍摄什么题材的电影,不论有没有商业压力,我都试图用同一种风格和方式去接触它。不同题材的电影,可能制片人处事和沟通的方法会不同,但是我个人的方式是比较一致的。
 
实际上电影是建立在亲密关系之上的,每个人都拥有创作的自由。我经常会做一个类比,比如说我要给100万人做晚餐,因为食客量非常庞大,所以我会将这顿晚餐做得尽量简单,尽量符合所有人的胃口,这样才能保证我的作品被大众所喜爱,而不是小众的群体。
 
同理,如果你想要让你的作品大获成功,就要尽量让它符合所有人的口味。


Q&A


Q:我是青年电影人。觉得您好像在不同时期参演过很多不同类型的电影,有像《死亡诗社》这种古典主义类型的,也有像《爱在三部曲》非常生活流类型的。但是我觉得好像越到您后期的表演阶段,您是不是会更喜欢出演自己执导的影片
 
伊桑·霍克:我的确参与了不同题材电影的拍摄,在制作过程中,不论是爱情片、戏剧、剧情片等等,其实每种类型都非常喜欢。作为演员我也有非常大的自信,不断改变自身适应不同题材的拍摄。你在和不通过的导演合作的时候,也要不断改变自己适应不同导演的风格,阿方索和理查德的风格就非常不一样。
 
当你考虑接一部片的时候,要把导演放在第几个决定性的因素上呢?当你收到一个邀约的时候,发现这个导演非常有名,那对于每个演员来说都是很难拒绝的机会。
 
有时候收到邀约,我发现这个导演非常有天赋,那么即便我以前出演过他的影片,(我还是很乐意接下这个邀约)。对于我来说,在选片也会考虑到自身的发展,实际上作为一名演员跟导演合作也是非常重要的。


Q:有没有哪个导演对演员的要求让您觉得非常难以接受,非常讨厌、希望以后再也不要发生的?
 
伊桑·霍克:非常好的问题,我会告诉你这样的导演是什么样的存在。
 
有时候人们会认为导演对于将要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已经胸有成竹,以致于他们被自己的推测蒙蔽了双眼。但事实上,眼前发生的一切或许比他设想的更加理想化。
 
我们知道电影制作是需要不同人员之间进行合作,涉及到图像、拍摄、剪辑和演员等方方面面,如果说导演没有以一个开放的心态看到更多人的闪光点,看到现场的实际情况,那就可能会失去一些优秀的合作伙伴。
 
可能这样的导演没有那么开放的心态,更多是颐指气使的姿态,他觉得所有人都要听他的。但是有时候作为导演,我们需要有耐心去看现场正在发生的事情。这样的导演往往是更加明智的,因为他有一种大智慧。
 
我可能不会给你很多具体的例子,但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是,当被问到你见过最好的导演是谁时,回答应该是:我不需要这样一位最好的导演,我需要的是一位最好的编剧,还有剪辑师。

 
Q:您和理查德导演在《少年时代》里面又一次合作。这么多年过去了,二位的知名度还有其他的方面都有了一些变化。请问再次合作的时候,更顺畅还是更复杂了?
 
伊桑·霍克:名气能够非常剧烈地影响到你和一些陌生人之间的关系,但是那只针对于陌生人。而对于那些已经跟你建立起亲密关系的,彼此互相喜欢的人,名气只会让你们的关系更加牢固。所以说实际上我跟理查德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因为时间的变化发生剧烈的变化。
 
另外我想提的是,“爱在”三部曲和《少年时代》的制作基本上是同时期进行的。这两个系列的电影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
 
实际上我也因为他的电影获得了奥斯卡提名,理查德看到他的朋友获得提名时内心的喜悦,我看到了也会非常高兴。
 
这不只是事业、工作的问题,这其实是热爱。他非常地高兴,他找到了他自己,有许多爱他、关心他的人,不论他是成是败。比失败更可怕的是让别人失望,还有让你自己失望。
 
我经常跟我的孩子说这样一个笑话,就是人们衡量友谊的时候,都是以谁帮你为标准的,但是我觉得真正的标准应该是,无论你是成功还是失败的时候,都想要去倾诉的那个人才是真正的好朋友。愿意听你的好和坏的人,才能成为你的朋友。
 
理查德是个非常有深度的人。我有其他的导演朋友,他们都不喜欢理查德作品的风格,觉得他的作品不够好看。我会说,是啊,因为他并不是一个浮浅的人,他想要以真实的眼光来看那些人物。我们拍《爱在黄昏日落时》的时候,会考虑很多事情,我会问制片人我看起来怎么样,好吗?他会说:照照镜子吧朋友。他们喜欢真实的,有生活性的形象。
 
Q:昨晚开幕式的时候,说也许会一部中国功夫电影?
 
伊桑·霍克:我非常想要拍一部中国功夫片,那简直就是梦想。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我喜欢各种类型的电影,看一部好的功夫片会让人心情愉悦。
 
也许我会扮演一个被刺杀的美国CIA特工之类的。我非常希望能够来中国拍这样一部电影。
 
最后谢谢大家邀请我来到这。

  
本文由 @头条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 av在线观看地址